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席博书法博客

http://chencangshutong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书 袋  

2010-04-22 07:23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   聊了这段时间,其实,我并没聊出个什么新意,我只干了一件事:掉书袋。也就是说,我是在抄袭别人的东西,别人的思想,别人的智慧,自己却没了见解。或者,谦虚一点地说,我只是把近些年来的读书笔记整理出来呈现给大家,与大家一起分享。

不过,选择什么给大家,我还是有主见的,至少有我个人的偏好。早年在思南师范读书,何德芳老师的一句话对我启发很大,他说:“我读了四年大学,什么都没学到,只学会了翻书。”翻书,是需要技巧的。我想技巧,一是找路,一是积累。我的技巧就是建一个书袋,有用笔抄的,有用剪刀剪的,有直接在书上划的,有建立文章目录的。现在好了,在电脑上建个文件夹了事。但真用起来,还是用笔抄的那个管用,因为,只有那个记得最深刻。

掉书袋,可以说是文人的“恶习”。做学问,那不必说,不掉,是不可能的。你看钱锺书的《谈艺录》,为说明某个问题,阐述某个观点,可以说该掉都掉了,那才叫大学问家,那才配叫学富五车。引经据典,是文人常用的一种掉,自不必说。平时写点随笔、小品、杂文,都爱掉点书袋。掉与不掉,我看也没有什么不好,关键是看你是否掉得机智巧妙、恰到好处,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,如不加选择,一味拿来,往往会成画蛇添足,弄成累赘,给人以卖弄之嫌。

上世纪末,我在《光明日报》上读到一篇大红学家周汝昌的《随笔与掉书袋》,至今还历历在目。老先生用掉书袋的方法,旁征博引,纵横恣肆,轻松自如地阐述了掉书袋与写随笔的关系,通篇透出的是博学和睿智。他说,随时、随地、随事、随境、随想、随感,不管你怎么“随”,都会不知不觉掉几回书袋。随笔与掉书袋不仅不矛盾,而且掉书袋是还一种美学享受,并希望能多遇到这种风流潇洒的“书袋随笔家”,形成一个新的随笔流派。如今看来,老人家的愿望可能更难实现了。当今已是读图时代、音画时代、速成时代,要认真读书,通过消化而建立 “书袋”的年轻人不多,更多的是临时到网络这个“超级书袋”上去掉,因而,也就多半半生不熟,文理不通,甚至闹出牛头不对马嘴的笑话来。这还算好,没有直接从网上下载剽窃人家的,当属守住了底线了。

“书袋随笔家”,或者,更宽泛一点,“书袋美文家”,我觉得现当代,当首推周作人,还有同时代的梁实秋,林语堂,丰子恺。当代的,我喜欢张中行,黄裳,汪曾祺,韩羽,车前子。他们的东西,一是精短,有“热量”;二是有内涵,有“滋味”,书袋掉得足够的好。读他们的东西,一是享受,二是长知识,长见识。记得张中行在《光明日报》发表一篇文章,列举报刊编辑想当然将其文稿改错的地方竟高达二十多处,你不得不佩服,甚至是景仰张老先生的文字功夫,以至提示自己小心读他的东西,不要轻易说此处是编辑排错了。以上列举的大家,博识,智慧,闲适,文人气很浓,从他们“掉”的东西中,可点到为止,会心莞尔,可触类旁通,找到同感,享受快乐,也可进一步深入,顺藤摸瓜,找到一条读书学习的捷径。当今的,王蒙,周国平,也可以读一读,他们的东西毕竟有思想,有哲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