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席博书法博客

http://chencangshutong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倒 梅  

2010-04-22 07:21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05年,我写有一篇短文《求残》,发在《德江文艺》,当时不好意思说其题是从贾平凹《废都》中来的。贾平凹是取斋名高手,前面已经说过,他自己用的斋名叫“大堂”。《废都》中有不少好名,比如:无忧堂,求缺屋,清虚庵。不过,这些都是主人公庄之蝶与情人幽会的地方。了解了这些,你就不好意思借一个来作斋名了。

其中,我觉得“求缺屋”最值得品味。人,活在世上,都在追求完美,但又有谁得到了完美呢。前段时间,听台湾师范大学曾仕强教授讲《易经》,我们可以从中明白一些道理。满则溢,溢则损,非常完美,也就大祸临头了。不满,人才有动力。“求缺”,就是不满。不满,也就要求满。为人,是这样,为文,也是这样。

在艺术作品中,“残缺”还是一种意境,一种美。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”,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古人给我们留下了多么美好的诗句。残月,残荷,残雪,成了构成美妙意境的特殊意象,而这些“残”景却绝没有给人一种“残破”的意趣,有的只是一种说不出的美。残缺,在艺术家的笔下,衍化出了绵长淳厚的美。如今玩书法者,大都喜欢做旧,好端端的宣纸,泼上茶渍,撕掉一角,尽量让作品呈现出一种历史感,一种厚重感。但也有过者,泼上酱油,东拼西凑,弄得七零八落,臭气熏天,就不知美在何处了。
世界短篇小说大师契诃夫说过,“要知道在大理石上刻出人脸来,无非是把这块石头上不是脸的地方都剔掉罢了”。对这块石头来说,这张脸是残缺的石头,而对于这张脸来说却是完美的,有了石头的残缺,才有脸的完美,这就是艺术,这就是艺术家的伟大和神奇之所在。

世界上恐怕没有人喜欢残缺的东西,恐怕也没有完美的东西存在。但残缺,作为一种艺术手段,更是古今中外艺术家所肯定和推崇的。书画中的留白和偶尔无意为之的“败笔”,都是残缺的艺术。其目的就是让精彩的地方不被通篇的“好”所遮蔽,让作品更自然,给欣赏者以品读的空间。我有一枚名章,乃德江晓波所刻,一直用着。印文以甲骨入印,甚好。唯边框过整,几次向晓波提出,能否用名家制印之方,来上一刀,给印破破相,他说掉到地上摔一下即可。是呀,这倒是个好办法,但我至今仍下不了手,因为手边还没有备用的名章呢。

断臂维纳斯,是人们熟知的共认的完美艺术形象。然而,她是残缺的,曾有人想用各种方法为其上断臂,但都没有成功。这是因为接上它,就束缚了每一位欣赏者的想象,破坏了每一位欣赏者心中模糊而又完美和神圣的维纳斯。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西游》,追求结构上的完美,使后人对其后几十回大发异议,追求人物上的完美,诸葛亮成了神,而不是人。而曹雪芹《红楼》只有前八十回,有红学家称之为“伟大的悬念”,当然,曹雪芹是不是有意留下这一伟大悬念,只是一种推测。但,这种推测不无道理,如果说有一天这一推断被证实的话,那么,曹雪芹写《红楼》将给残缺艺术留下一个有力而伟大的例证。
白石老人曾说,“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,这是一切艺术的通理。我要说,残缺之妙就妙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。有了残缺,才给了我们无限的想象空间;有了残缺,人物形象才会有血有肉,入情入理,艺术形象才会生动活泼,符合生活常理。
这是因为,完美是相对的,残缺才是绝对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