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席博书法博客

http://chencangshutong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宁夏书法家协会会员,岐阳印社社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 虫(上)  

2010-04-22 07:19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不管蛙是不是可作“虫”,暂且不考,但以我臆断,蛙的前生“蝌蚪”是可以作为虫子的。

虫子,在古人的心里是有分量的,常为诗画的表现对象,寄托诗人画家的情绪。早在《诗经》中就有精彩描写:五月斯螽动股,六月莎鸡振羽,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。白居易更有一联绝佳:一天霜月凄凉处,几杵寒砧断续中。秋虫,历来受文人的追宠,“身后是非谁管得,有闲乃欲听秋虫”(张中行),蛐蛐(蟋蟀),蝈蝈,成了老幼皆宜、打发时光的玩物。八七年暑假,我在上海火车站旁的一棚户区里住了一夜,睡梦中听到蛐蛐声,以为回到了老家。第二天一早,发现街旁一老农守着一挑小竹笼,原来是笼子里的蛐蛐在叫。我在想,为何城里人也喜欢这虫子,想必是为了一种记忆,一种对乡间、对老家、对祖辈、对农耕文明的记忆。“黄丝蚂蚂,来抬嘎嘎;黄丝娘娘,来抬米汤;大脑壳,细脑壳,请你家老祖来抬肉;大老板,细老板,请你家老祖来抬猪脚杆”,“点点猫,尾巴长,背起姑娘上堂,老师问你读那样,没有媳妇洗衣裳”,黄丝蚂蚁,蜻蜓,蛐蟮,萤火虫,不知能勾起你我多少美好的童年回忆。

蝉,虫子当中的精灵。小巧,精致,圆圆的眼睛,透明的羽翼,叫声悠扬,有一个优雅的别号:知了。她的叫声,如果用音译的话,我觉得应是这样的:“知没有?知没有;知没有?知没有;知——,知——”,知了知了,其实小时候我并不知道她是聋子。在夏秋之季,山林间,鸟鸣虫噪,很是热闹,蝉的叫声如同交响乐里的小提琴,永远都是主打。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”,古人创造了多么美妙的意境,充满了禅意。相当一段时间,在我的脑海里,是蝉禅不分,深山古寺,参禅打坐,肯定会有蝉唱伴奏的。“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。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。豪放词人辛弃疾也能造出如此乡村野境,何等了得。喜鹊,鸣蝉,稻花,蛙声,都有是农人的最爱。夏天的夜晚是异常丰富的。在我的老家,“蛙声”叫“蛤蟆读书”。白天要帮助家里干农活,父亲以此诱导我们夜读,可我们往往不听,闲下来就去捉萤火虫,或者藏猫,打洋战。乡野的童年,总是快乐的,永远值得记忆,永远值得珍藏。

花、鸟、虫、鱼,在国画中归为花鸟画一类,虫占有一席之地。蝉,蝶,蜻蜓,蚱蜢,蝌蚪,等等,都是大师们所尊崇的,往往成为他们的表现对象和点睛之笔。在现存的纸本中,早在五代,黄筌笔下的写生珍禽图中就有蝉的身影。齐白石笔下的虾,自不必说。观他笔下的蝉,你才知道什么叫薄如蝉翼,栩栩如生,就停面前,就停在纸上,你禁不住,就想伸手去捉。白石老人说,画,妙在似与不似之间。他的《蛙声十里出山泉》,没有蛙,只有几只小蝌蚪,顺着山泉淼淼而出。其《荷花影》中,一群小蝌蚪,围着荷花的影子相戏而逐,妙趣横生。在诸多的国画作品中,虫子并不作为主体,而成点景之笔,点景之笔要成为点睛之笔,实难。蝉,要静;蝶,要动;蜻蜓要机智,决不能画死。如不能为,宁可不要,如同董其昌、李可染不画点景小人一样,此中高手,近代只有黄宾虹、齐白石可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